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明星米x金主耀

 

=============索要=============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王耀揉着阿尔刚吹干的头发。

 

“那我以前什么样的,你说说。”

 

“以前我要什么你给什么,现在我求你半天都不给我。”阿尔趴在王耀腿上玩手机,

 

“你以前要的是什么,现在要的是什么你不清楚?”王耀恶意的玩着阿尔怎么也按不下去的头发。“再说,你现在跟我要糖,我保准给你弄个等身糖雕。就看你怎么吃了。”

 

“这样吃。”阿尔压着王耀,用小孩得到糖吃的目光看着王耀。

 

不愧是新晋...

【最后的照片小段子可选择观看w】


=============拥抱=============


伊万抱着王耀,也不去理会王耀任性的挣扎。紧紧地抱着。失而复得的友人,依然任性。


高大的俄罗斯青年,头一次哭得像个孩子。王耀被他圈在怀里,密不透风的。


太久了。他们已经十年没见过对方了。十年能有多久,能有多长呢。伊万已经记不清了。重逢的欢喜萦绕在两人周围。王耀安抚的拍着伊万的后背。伊万的哭声,细微得只有王耀能听见。


“乖,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他感知到伊万的颤抖。原本病态的脸也憋出一抹红晕。伊万看着...

之前看见别人捏,突然想自己捏一发

果断用阿尔和老王练手!(喂

emm后面的是没有眼镜的老王和没有美颜(?)的阿米

啊,金(眼)钱(镜)夫夫的日常!

软件:Live Portrait Maker M

9S舔舔舔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菊耀】菊事(一)

那个男人安静地坐在Nic的角落,端着杯酒,似乎与周围格格不入。不过也确实如此。红绿交错的灯光映在他脸上,显得有些落寞。

“您真好看。”那是我第一次同他说话,他有些错愕,微张的嘴唇被酒辣得泛红。“你在说笑么。”他笑了,半阖的眼里隐约着些亮光。“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他浑身酒气,头发和衬衫都有些不正常的凌乱。说着,便又灌了自己一口酒。

木屐有些磨脚,我忍着刺痛走到他旁边,仔细地给他整理衣襟。他看着我,或许没有,仅仅是发呆而已。他大概是清国人,半长的马尾用红绳松散地绑着,领口也绣着陌生的图样。

“陪我一晚吧。”他把铜钱随意散在地上,大概有六枚。我便坐在一旁,细细看着他。他的头发细软得不像男子...

噫!

晨。

【米耀】夫夫日常•贰

六、生意

说是让他照顾照顾阿尔,这明摆着要借阿尔的名义插手他的项目,他还不能说什么,把王耀这憋屈的,也幸好他算是把伊万的性子给摸透了,不然早晚被他耍得倾家荡产。

七、西装

没想到阿尔套上西装还人模狗样的,倒是把骨子里的傲性给掩得严严实实。一言一语间差点把人客户糊弄得当下就要签字。王耀调侃着阿尔不去当明星实在可惜了,阿尔却只是笑而不语。

八、互怼

“我做的可都是正经生意,怎么会有那些东西。”王耀嗤笑着阿尔的解释,半阖的双眼睥睨着阿尔。“正经生意?”阿尔好笑地摇着手中规整的纸钞,“MY也算正经生意?”他俯下身,熟练地在王耀紧抿的嘴角处轻吻。

九、意外

阿尔知道他该停下来,理智却在房间...

【米耀】夫夫日常•壹

一、钱钞

阿尔总是对钱持着偏执的欲望。每当王耀带着愠色责问他时,阿尔总是噙着笑意,用甜腻的亲昵掩饰眼底的寒意。

二、谎言

就像阿尔从未说过他的姓氏一样,王耀也从没跟他说起他的职业。他们之间只不过是炮友的关系,对吧。连谎言也说不上的隐瞒。

三、影院

“嘿,我觉得那个人跟你挺像的。”王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置可否。“屁股都这么翘。”阿尔暧昧地在王耀耳边轻笑,嘴唇不经意地触碰着王耀的耳尖。

四、事后

阿尔第一次遇见比他还急的人。那人匆忙地穿上褶皱的西装,连走路的姿势也明显的别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五、再见

谈话被突兀的脚步声打断,在上司有些愠恼的视线下,阿尔不自在的看向...

【米耀】Pride•生贺

碎片从他攥紧的手中徐徐落下,那曾是他最重要的谎言,却在真相下支离破碎。王耀问他为什么认为自己是警察,他没想到向来聪明的王耀也有问这么蠢的问题的一天。因为正义啊。哪怕证件是伪造的,哪怕他被人辱骂神经病。而警察不就是正义么?所以他就是警察,他就是正义。只是他没想到,被权力与金钱所锈蚀的正义如此糜烂不堪。在名为真实的枷锁紧紧拷在他双手上时,阿尔仿佛释然一般笑了。人们视公平即正义,用伦理与道德去约束他,用宗教与信仰去限制他,用认知与自负去曲解他。而现实为他判了无期徒刑。这是阿尔在被推搡进警车前为王耀而歌咏,名为Pride的自嘲。

==========

在自己生日写这么反社的贺文的我_(:з」∠)_...

1 / 4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