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aph】失忆梗(all耀向)【脑洞番外篇,剧透太多】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几乎有些抓狂,可是天生的性子不允许它做出任何过于激烈的动作。他总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位置,那种锥心蚀骨的不适让他根本无法放松下来。即便他的妹妹告诉他那里从未有过人。他趴在医院的窗户边,向下望着。这家医院非常好,以至于每天都是人满为患。而伊万的兴趣爱好就是从早到晚一直趴在这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过客。即便他的妹妹告诫过他,让他不能这么做了。可是一等他妹妹离去,他仍旧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医院的大门。

他在等,等那个人。即便来过病房的每一个人都说根本没有这个人。但他相信,那个人给自己留下这么大的影响,一定回来看望自己的……哪怕一眼。即便现在是炎热的夏季,习惯了寒冷冬季的俄罗斯人也还是围着厚厚的围巾,穿着厚重的大衣。他被医院以及他的妹妹准许在医院四处走走了,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是他的妹妹娜塔莎却用尽了一切办法让他留在病房里,他以为他快要发霉的时候,负责照顾他的护士说,他可以去医院后面的人工湖走走,呼吸新鲜的空气。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走出了病房。身上的伤虽然已经痊愈了,但是还是隐隐作痛。忍者疼痛,他来到了人工湖。这里的景色即便不怎出色,也让在病房里待了好几个月的伊万感到惊奇。他是东斯拉夫人,常年居住在严寒的冬天,所以他对处于他们国家南方的中国感到极大的好奇。他蹲下身子,想要走到人工湖旁,用苍白的手指去触碰湖里的水,与他们国家的水做做对比……但是,身后的护士一把拦住他,脸上的凌厉让他有些后怕。“伊万先生,您的身体虽然已经痊愈了,但还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护士的话他没有听完,他像一个小孩一样蹲坐在湖边的长椅上,呆呆的看着护士的身后。

即便他坐着,护士也不能够俯视他,因为这个俄罗斯人实在是太高大了,对于身材矮小的护士来说。她或许是被眼前的俄罗斯人的目光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不,是自己身后。“你在看什么?”护士好奇的问道。伊万抿着唇笑了笑,然后指着她身后,“我看见他了……我的……”眼前的俄罗斯人话还没说完,就瞪大双眼站起身来。他张惶无错的推开了护士,冲向了湖边,还没等护士长反应过来,穿着白色大衣的伊万就直接跳进了湖里。

伊万醒来了,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白色。伊万再一次从床上苏醒,这一次,他什么都想起来了,想起了在自己的心里留下这么大一块地方的人,想起了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温馨回忆,想起了那个人的一眸一笑……以及那个人最后的结局。脸上似乎还沾着对方鲜红的血液,那种令人不安的躁动再次在心里面浮现。他想起了那个人,想起了那个人的一切……却唯独忘了对方的名字。他开始害怕知道对方的名字,因为仅仅一想起对方脸上温和的笑容,就会回忆起对方笑着走进火海的场景。

“王耀……”

一声低喃在伊万的耳边炸开,他的头忽的转向了声音的源头。一个带着破碎眼镜的金发蓝眼的人。对方似乎比他晚进来,但他没有在意这些,他想知道的仅仅是对方口中的那个名字。

王耀。

【阿尔弗雷德•F•琼斯】

阿尔是个极其普通的咖啡店老板,每天的事情不是在店里到处闲逛,就是走到收银台与店员聊天。当然,这家咖啡店与其他家不同的是,他这家咖啡店不仅卖咖啡,更是不可多得的汉堡专卖店。阿尔吃着双层汉堡,喝着冰凉的可乐。这些并不能使他烦躁的心安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店里的电视播出一条广告之后,就令他心神不宁。他是这家店的老板,他不能随便就出去散散步,透透气,因为这家开在黑巷子旁边的店每天一到晚上就有很多人来找麻烦。很多时候都是他一个人解决的。如果他临时离开,而那些混混们又正好踩着这个点儿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嘿!老板,你看起来心情很糟!”浑身黝黑的黑人布鲁斯有些嘲讽笑一般的说着,“难道是昨天晚上哪个女人技术太好,以至于我们的阿尔大老板现在还在回味。”他一说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肤色各异的人就开始捧腹大笑。阿尔心情很烦躁,而这些人又正好这时候来招惹他,完全是在找死。阿尔的眼镜片反着光,遮住了他湛蓝色的眸子,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将没有喝完的可乐准确的扔进了布鲁斯身后的垃圾桶,杯身正好擦过布鲁斯的脸,杯上的小水珠留在了布鲁斯的脸上,让他恼羞成怒。“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他大吼道,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小混混们也跟着起哄。

阿尔不屑的看着他们,“这句话还是对你们自己说吧。”他趁着这些人愣住的刹那,冲到布鲁斯的面前,抬手就给了对方一个上勾拳,将布鲁斯直接打翻在地。重物倒地的声音让其他人回过神来,倒在地上的老大牙齿被打掉了几颗,他的脸色发黑——当然,看不出来。阿尔走到布鲁斯身前,抬脚就要踩下去……却在一瞬间停住了。那个面色冷冽的家伙是一个面生的东方人,深红色的布料使他在众人之中很难看出来。他仅仅说了一句话。“大哥不会高兴的。”记忆的片段在阿尔脑海中闪过,却抓不住。像只矫捷的兔子一样飞快的逃跑了。那个东方面孔的少年叫人将布鲁斯抬了出去,他说为了感谢阿尔放过布鲁斯,于是留下了一张照片。

等布鲁斯等人都走出了咖啡厅之后,阿尔将门大大的敞开着。弥漫在店里难闻的汗臭味让他有些作呕,他看着手中的照片,看了很久。照片上的人跟刚才的那个东方人有些相像,却又从根本上不一样。照片上的东方人满脸温和,那双眼睛带着紧张的看着镜头,身体也有些不自然。但是他却觉得照片上的人一定是与拍照者非常熟悉……不,应该说是关系密切的人。他仅仅看着照片,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他希望照片上的这个人永远看着他,只能看着他……这明显是个愚蠢的想法。照片始终是死物,当然能够一直看着自己。他开始好奇照片里的人是谁,那个来自东方的小孩子留下这张照片做什么,与照片里的人又是什么关系……

他靠在店门口,头顶的灯光发出暖心的颜色。忽然,一阵风将他手中的照片吹跑了。阿尔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会为了保护照片的而拿的小心翼翼。他冲进了雨里,豆大的雨滴拍在衣服上,沾湿了身体。他没有停下脚步,运动鞋踩在水洼里的声音异常的清晰,溅起来的泥土将它的裤腿弄脏,平时非常爱干净的他现在却根本顾不得什么了。他明明可以像以前那样,无所谓的耸耸肩,对着自己说,那天再朝那个东方少年要一张就行了。可是这次,身体以及心都背叛了他,开始自己动起来。他开始不安,他仿佛有种预感,如果这次再弄丢这张照片,就可能永远的看不到了……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要说“再”呢。阿尔将静静的躺在马路上的照片捡起来,用白色的运动衫将上面的泥水擦干净。他送了口气,身子软的不像他自己的。

照片上的人还在笑着,有些不自然的笑容让他觉得异常可爱。昏沉沉的天空让阿尔觉得有些暗了,他想要看清楚照片上的那个人,清楚一点……再清楚一点。突然亮起来的街道没有唤醒几乎疯狂的人,那个疯狂的人现在正在做着异常疯狂的事。阿尔笑了,他想起来了一切,然后低声唤着照片上那人的名字,眼角不自觉的闪着泪光,“王耀……”司机飞速的踩着刹车以及转动着方向盘,想要让这辆失控的大巴车停下来。路面太过于泥泞以至于车轮爆胎,在途中刹车又失灵,这一路本来好好的,一走到黑巷这边,就开始倒霉了。“shit!”司机愤怒的捶打着方向盘。他开始祈求上帝,不要让他撞到人,不然他这辈子就得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可是,他看见了那个蹲坐在地上的人,金栗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变成了金色。“让开!让开!”司机这么叫着,他却看见那个人毫无反应,“哦,上帝,为什么我这几年来都会遇到这些疯子!”他用尽吃奶的力气去踩着脚下的刹车,毫无反应。阿尔看着大巴,释然般的笑了。他小心的将照片放在刚买的汉堡钱包里,细心的放在了自己的心口。没关系的,王耀,本hero说了要保护你,不会让你孤单的……他是这么说的,声音小到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见。湛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宠溺,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王港】

像是疯了一般,王港不顾众人的目光,肆意的大笑起来。他很久没这么笑过了,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布鲁斯恭敬的用生疏的中文朝着王港说,“Boss,阿尔那家伙已经被送到中国的医院去了,跟那个叫做伊万的俄罗斯人一间病房。”王港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站在一边的人都回去。“到时候我会给你们报酬的……”他这么说着,众人也很放心地离开了。他们很喜欢中国人,就是因为中国人这大手笔,外加上爽快的交易。布鲁斯是最为清楚这个表面上是一个傻大冒实际却是手段狠毒武功更是高到不知知道哪里去的中国少年的为人。“你就这么放他活路?不怕他找上门来跟你要你的哥哥?”他这一番话换来的却是王港不屑的眼神。

王港脸颊仿佛是上天用了比常人更多的时间来焦灼来雕琢,融合着

评论
热度(11)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