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六十题】 Катюша

Расцветали яблони и груши,

Поплыли туманы над рекой;

  王耀抬手将脸上的血污抹去,却反而被手上的泥污弄得更脏。德军仍然不停的对着他们所在的战壕进行轰炸,仿佛有用不完的炸弹一般。他问身边的人在哼什么歌,那人笑了笑没回答,拉开手榴弹的保险栓,用尽全力朝敌军扔了过去。王耀在爆炸声中隐约听见了那人的回答,他说,等我们胜利了就告诉你。敌人没有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紧接着敌机便在他们身边投下一颗威力十足的燃烧弹。几乎在落地的瞬间,他们所处的地方便成了一片火海,王耀骂了一声娘,捂着口鼻滚到另一边。伊利亚早已在旁边架起狙击枪对准了敌方阵营。

  白色的梨花瓣零零散散的飘落在废弃的战壕中,战火的硝烟早已散去。王耀将帽子轻挂在树枝上,低头默哀了三分钟,他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们胜利了。他如是说到。回应他的却是鸟儿清脆的啼叫

Выходила, песню заводила

Про степного, сизого орла,

Про того, которого любила,

Про того, чьи письма берегла.

  伊利亚仰头灌下一大口伏特加,浓烈的酒精让这个正为战事而苦恼的苏维埃青年清醒了许多。他已经多次警告那些不自量力的中国人不要再试图前进,然而并没有任何变化。他们的坦克明明可以快速的攻陷对方的阵地,却一次又一次被对方给逼回岛的北边。他还真想直接撸起衣袖将那些矮小的中国人从树林中揪出来,用手中的狙击枪扫射他们。但他不能,毕竟还有明面上的和平谈判嘛。树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让苏军立刻戒备起来。伊利亚让人将火灭掉,虽然对他们不利,但同时也会让对方吃亏。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些中国人竟然会使用闪光弹。来不及闭眼的他慌忙的按下狙击枪的扳机,刺眼的白光过后,便是无尽的黑暗。该死!他懊恼的捶着坦克。撤退!他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听见,也不指望能有多少人听见。

  口琴的声音在岛上孤独的回响,红色的旗帜随风飘扬,上面黄色的星形尤为显眼。风撩起王耀的几缕发丝,木质的手风琴被放置在一旁。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口琴被王耀小心的放进内衣袋,他背起硕大的手风琴,橄榄绿的身影渐渐隐入这块乌苏里江的宝岛。

Ой, ты песня, песенка девичья,

Ты лети за ясным солнцем вслед,

И бойцу на дальнем пограничье

От Катюши передай привет.

  雪刮在脸上有些痛,但他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了。气温低得有些吓人,血还未流出便冻成冰柱堵住了伤口。他知道这个来自南方的人比他更畏惧寒冷,他伸出冻僵的手指抚上王耀的脸,似乎察觉到了对方细小的颤抖,他更加用力的摸着那人的脸颊,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还活着。小布尔什维克,我的小布尔什维克啊……“С РоЖДеством!(注1)”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那个愣住的家伙楼入怀抱,胡乱的将对方棕色的头发揉乱,浅紫色的眸子看起来有些不真实。那个人就这么消失了。王耀愣愣的看着前方,身上残存的温暖逐渐被寒冷所取代。该笑么?他问着自己,苏修消失了,自己应该高兴吧。他笑了,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世上再无苏联,

  金黄色的向日葵与白雪成了鲜明的对比,王耀压了压帽檐。伏特加的玻璃瓶被他放在一旁,他举着装满二锅头的瓷碗轻碰了一下玻璃瓶。算我请你的。他这么说着,大口喝下了半碗酒。酒气熏红了他的脸颊,但他仍然很清醒,就算喝光所有的酒,他也清醒的知道他在做什么。“圣诞快乐。”话语化作白雾消散,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人听见。仿佛听见伏特加被捡起的声音,他痴痴的笑了。即便什么也没发生。

Расцветали яблони и груши,

Поплыли туманы над рекой;

Выходила на берег Катюша,

На высокий берег, на крутой.

  喀秋莎早已换成了另一首曲子,三军踢着正步逐渐走远。在伊万有些生气的话语中清醒过来,王耀疑惑的看向伊万。看着坐在旁边高大的俄罗斯人,王耀礼节性的举起酒杯以示抱歉。强烈的酒精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的目光移到那些精神抖擞的俄罗斯士兵身上,有些恍惚的想起了那个人身穿军装的样子。坦克、军机。熟悉的、陌生的……伊万像一个渴望得到赞赏的孩子一般,不断的询问王耀的意见。“能帮我翻译一下么?”他轻声的问着旁边的助手,他的确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这首歌的大意。伊万轻快的唱了起来,软糯的声音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强势。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真好笑。伊万走上前拥住那个沉浸在回忆中的人,友好的拥抱。那家伙看见了么,这个角度。王耀抬头满脸笑意,他低声询问。伊万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运行的机器。当然,非常清晰。他们讨论了很多,经济、物资、政治、文化。当然条件也谈了不少。两人都知道对方心理所想,王耀不满于伊万的条件,伊万不满于王耀的走神。两人脸上客套的笑容却将这一切隐去。

  我以为我们的友谊将会万古长青,却终敌不过利益纷争。我仍然是当年的王耀,你却永远不可能是当年的老大哥。

  分道扬镳也是必然。

——俄罗斯红场阅兵观后感

————————————————————

俄语部分是喀秋莎歌词,删减有

注1:С РоЖДеством  圣诞快乐

评论
热度(13)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