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独立梗

伊万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包裹在过于宽大的风衣里,他茫然的看着四周,被白雪所覆盖的大地似乎与天相连,不分彼此。这是……枪?他捂着被烫红的手指,小心的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黑色铁器。枪口似乎还冒着白烟,明显刚被人使用过。陌生的声音让他立刻警惕起来,似乎有人在他的脑海里将一些必要的东西告诉他,就像现在。靴子踩在雪地上面会发出难听的声音,即便那个人已经极其小心,刺耳的声音还是会不停的刺激他的耳膜。橄榄绿的军装被融化的雪染成了深色,漫天飞舞的雪成了凄惨的背景。伊万谨慎的看着那个狼狈不堪的人,那个人的处境并不比他好上多少,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的看着他,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般。他小心的摸索着枪的扳机,他还不能确定这个人是敌是友,所以绝不能放松警惕。


那个曾经站在世界顶端的人,现在却只能虚弱的站在他面前,满脸惊恐的用枪指着他。王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他现在是来合作的,而不是挑衅并引发战争。为了表明他的无害,他只好将保命的手枪丢到两人中间。新生的国家像是受惊的动物一般,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我是你的邻居,俄罗斯。”他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就像第一次见到列昂里德那个孩子一样。也许是英语对于那个人来说非常陌生,他尝试着用伊利亚教他的俄语与那个人交谈。“万尼亚,我是来合作的,我并没有任何想要攻击你的想法。”似乎有些动容了,王耀隐约看见他放下枪的动作。他慢慢的走进那个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靠着本能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万尼亚?脑海里的声音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逐渐靠近的脚步声。紫色的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无数的画面像是被人刻意剪辑过一般在他脑海里闪过。他明明不知道万尼亚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却明白那个穿着军装的人是因为这件宽厚的风衣才会说出这个名字。所以他在叫谁呢,他?这件风衣的主人,亦或是……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那个人便将冰凉的液体倒在他头上,熟悉的酒精气味。“我是中国。”他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因为寒冷的天气而显得僵硬,熟悉的客套。“我是俄罗斯。”他站起身,与对面的人交换了名字。不习惯的仰视,酒水顺着沾湿的头发滑落。王耀王耀王耀……这个背叛者的名字。像是刻在骨子上一般,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想要得到面前的这个人。无论是他,还是伊利亚。他是不是该感谢那个人?手中的枪冷的几乎将手指冻在上面,黑色的枪身反射着刺眼的白光。


评论
热度(3)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