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六十题】唤

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并不明显的黑点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东移动,深浅不一的脚印不一会儿就被风雪抹去,没有一丝痕迹。

“万尼亚……”

“嗯。”

“如果累了就放我下来吧……”

“好。”

他应着, 喉咙却如火烧一般。温热的液体浸湿了他棉布的衣服,他能感觉到背上那人因疼痛而发出剧烈的颤抖。他想要试着安慰,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王耀知道他们绝不能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连夜的长途跋涉已经让他这个虽然受了重伤却一直被人背着的人感到无力,更不要说那个背着他的伊万。

他在伊万耳边耳语,谈天说地的说了一大堆。他问他如果出去以后想找什么样的媳妇,要不要他帮忙推荐。伊万也只是咧着嘴不说话,那副害羞的样式倒是让王耀笑了好些时候。

后来啊,王耀就累了,他甚至连睁眼的动作都无法坚持。他强打着精神贴着伊万的后背,宽厚的背总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心跳的声音像是催眠曲一般,王耀却很享受。“扑通、扑通……”真好。他呢喃着。

“小耀?”

“小耀!”

“唔……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好……”

伊万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刚才王耀的呼吸声被突如其来的风声淹没,他以为……不敢再想下去,他摇了摇头。

他的声音早已沙哑的听不清,风声总是将他所说的所有话都掩盖。白茫茫的雪一次又一次的将他们的希望打破,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冬天。

满目的白色会导致什么发生?答案是雪盲症。他睁着毫无用处的双眼,呼出来的空气都液化成白雾。他真的不知所措了。

“小耀?”

“……嗯。”

“我看不见了。”

“!”

王耀从来没有这么剧烈的挣扎过,他想要挣脱伊万的双手,帮伊万检查。却被伊万用沙哑的嗓子一次又一次的安慰。

他说没关系,这样他就可以让王耀帮他看路,这样挺好。王耀打起十万倍的精神,靠着往日的经历分辨方向。他告诉伊万,只要再往前走,就可以找到一个村落。他说他之前到过。

王耀说完之后就安静下来,四周只有风声和两个人的呼吸声。也许是看不见的缘故,伊万的听力在这个时候异常的好。

“小耀。”

“怎么了?”

听到那个人有些迷糊的声音,伊万只是摇着头说没什么。刚才一瞬间王耀的呼吸声像是消失了一般,让他非常不安。

“小耀?”

“小耀?!”

“……到了么?”

“没。”

……

“小耀,”

“我喜欢你。”

“我也是。”

一遍又一遍,伊万不厌其烦的唤着王耀。他甚至说出了往常他绝对不会说的话,那个人的回答让他欣喜若狂。即便那可能是王耀在恍惚中随便的回答。

远远的,他仿佛听见了犬吠的声音。他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水珠是泪水还是雪水,冻僵的手指拍了拍背上那个熟睡的人,

“小耀,”

“我们到了。”

“小耀?”

“王耀!”

他将背上的人放在地上,摸索着找到了嘴唇。即便他现在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也能知道王耀冰冷的唇瓣现在有多乌紫。

“王耀!你给我醒醒啊!”

“王耀王耀王耀王耀王耀!”

他不死心的叫着这个人的名字,妄想将他从梦中叫醒。甚至威胁他如果他不醒来就亲他。但是……

冰冷的没有一丝生气的唇被不死心的伊万撕咬着,带着些许温度的血液被他毫不犹豫的吞下。他用手指在王耀浅笑的嘴角摩挲。

“你要是再不醒,我就真的上了你哦。”

他一边威胁着,一边解开王耀身上的衣物。当他解到只剩下一件内衫的时候,他终于认命的停下。

他紧紧的搂住王耀有些僵硬的身体,在他耳边不停的说着情话。那些往日会让王耀面红耳赤的话现在却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小耀,”

“我喜欢你。”

“从很久以前,久到未曾见到你之前。”

“我会一直唤你的名字,直到你醒来。”

——————————

伊万略苏(噗~

其实是来着月考作文的怨念,“希望”什么的。

月考完之后就来更新了,新的分段方法QwQ

也许这个梗还有另外一篇?

评论
热度(12)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