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六十题】赌

资料多得不能再多,堆积成山的资料很快将王耀的身影淹没,阿尔费了些时间才找到他。“我们打个赌吧,输的人要答应另一个人的任何要求。”阿尔兴致勃勃的提着建议,头上的呆毛不停的抖动着。王耀没理他,黑金色的钢笔飞速的在白纸上书写。对于这个赌约,王耀并不认为阿尔会没有任何准备,但他不可否认的心动了,他的确有需要阿尔的地方。

“我赌亚瑟那家伙一定会带足以毁灭世界的死扛。”“他哪天没带?”“我赌本田菊今天仍然会支持我的决议。”“呵呵。”阿尔提了几个赌约都被王耀驳回,他有些不耐烦了,桌子下的手已经将半自动步枪的保险栓打开,枪口准确的对准了王耀。“那我赌你一定会赌输。”阿尔笑的很灿烂。王耀随意的甩了甩手腕,袖珍手枪顺着王耀的动作滑落,稳稳的被王耀握在手中。“我还能怎么样?”红外线的光点落在了阿尔反光的镜片上,没用的威胁。

王耀到底还是输了,他们赌的不大,却是王耀绝对会输的赌约。阿尔本来以为王耀会毁约,所以他准备了非常充分的毁约条件。“什么要求。”王耀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转着笔,他倒不是怕阿尔会提出什么,毕竟阿尔还没有蠢到那种地步。阿尔扯了扯系得有些紧的领带,动作自然的让王耀有些差异,他到底想做什么?阿尔俯身将王耀压在身下,目不转睛的盯着王耀。“我可以……”他的双手不安分的在王耀的手臂上游动,让王耀熟悉得有些恶寒。

阿尔迫使王耀看着他,蔚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渴求,“我可以……不用还钱了么?”“想得美。”

——————————

蠢米仍然在卖蠢

小剧场

满脸笑意的王耀:你刚才的那些都是跟谁学的啊~

鼻青脸肿的阿尔:能把锅子收起来么……

仍然在笑的王耀:说吧,说了就请你吃一个月的憨八嘎~

星星眼的阿尔:真的?!其实就是亚瑟……

拿出第二把中华锅的王耀:是么?

远在大不列颠的亚瑟打了一个喷嚏,手中的化学药品不小心倒进了做好的食物里。应该,还能吃吧……他不确定的看着冒着奇怪气体的食物。

——————————

五月份的文……

评论(1)
热度(6)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