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接文】沉默的代价(番外)

  王耀。这是他从维克多那里得到的名字。

  也是他浪费了半个多月唯一得到的“有用”信息。

  同行?还是阻碍者?维克多身上的伤明显比它带来的信息更有用。

  枪伤。

  直径9mm的手枪,射击距离不超过十米。他简单推测着。这对一个常年用枪的人来说无疑是最简单的问题。

  但是,抓伤。

  他比拟着手指张合的极限,然后用尽全力在棉布上留下痕迹。

  他试图用手指抓裂棉布。

  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在热力学第一定律下,阿尔所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

  维克多总算带来了有用的东西。

  一把木梳。一根尖头木棍。一张泛黄的相片。一堆鱼干。

  ……以及一张染血的纸条。

  那红得发黑的血,干涸在纸条上。

  方块字。

  ==========

  ……

  ==========

  手指在相片上摩挲,相片上中国人阴郁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

  木梳折断了,木棍当柴火烧了,鱼干也被维克多吃光了。

  他唯独只剩下这两样东西。

  一样要留给柯克兰表哥做研究,一样被他当作祝福留在身边。

  他近乎虔诚的亲吻着相片,“祝福我,耀。”带着命令的祈祷。

  维克多的羽翼渐渐收敛,白色的头颈看起来更加勇猛。

  ==========

  他是猎人,从来都是。

  所以当他按下对准远处的北极熊的扳机时,他甚至开始打起熊皮地毯的主意。

  他拿出相片,凝视了一会儿。接着放在紧贴胸口的内衣袋里。

  “走吧,维克多。”

  “走远些,”

  “那里会有一头落难的北极熊,”

  ‘它的皮毛可以卖个好价钱。”

  “再远些,再远些,”

  “那里会有一个落难的中国人,”

  “他的眼里总是包含哀愁,”

  “等着英雄去解救。”

==========

正文是露中群的“兽人”梗,自娱自乐的米耀(?)小番外。

评论
热度(3)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