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菊耀】男子汉

被圈养着,被饲养着。不停地给予,不停地索取。磨去的利爪,拔去的尖牙。嘶吼着,挣扎着。#困兽#

——————————

男子汉是不会轻易掉眼泪的。他拭去本田眼角的泪,左手别扭的动作让他有些发愣。用木板和绷带组成的粗陋的固定。渗血的绷带下,大概是腐烂的肉块。

耀桑?与半蹲的他等高的孩童,用稚嫩的声音唤着他。为什么,受伤了?声音带着哽咽。他说,你以后自然会知晓的。他在逃避,那双澄澈的双眼,审视一般的眼神。

痛么?那个孩子用双手握住他的手指。上面是被刃器划出的伤口,半愈合的痕迹浅到看不见。

本田小心地靠近,似有似无的奶香萦绕。他用舌尖细细地舔舐,用舌苔掀开旧痂。在血液渗出的刹那,他紧紧地含住了王耀的手指。暧昧地在伤口上舐过。痛么?不痛。难过么?不难过。

——————————

“本田……哈。”麝香弥漫,床幔飘渺。墨黑的发隐匿在殷红的被褥间,凌乱的衣衫悄然藏起了不足。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因俯在他身上的人突然的用力,不得垂下发软的手臂。

“王桑……”深潭似的黑眸紧紧地盯着他,里面写满了欲望。占有。侵犯。毫无理智可言。他的手腕被轻易地抓住,像是怕失去什么。那双手细微的颤抖,牵引着他的手指,被放在了温热的唇上。

舔舐。吮吸。撕咬。确认着什么一般。湿滑的舌在他的虎口处游走,带着无限的狎昵。他说,王桑。男子汉是不会轻易掉眼泪的。于是他俯身,舐去王耀眼角的泪。

涎液从两人分离的嘴角边滑落。他早已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只有从右肩隐隐传来的疼痛提醒着他。

别傻了。

长衫随着身后的人剧烈的动作而轻摆。本田不会让他痛。因为他早就习惯了。本田所给予他的痛苦。

——————————

2016-07-26-02:34—03:14 的脑洞

我该说果然这段时间脑洞最大么_(:з」∠)_

其实原本是想画出来的(然而写完就睡着了……

港真只是脑洞而已_(:з」∠)_

因为写在了企鹅的的签名里,所以分段大有问题QwQ

评论
热度(18)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