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花咎

耀厨。自产粮
==========
年下攻&哭包攻&少女攻
能写能画就是渣
=======
高三奋斗!

【最后的照片小段子可选择观看w】

 

=============拥抱=============

 

伊万抱着王耀,也不去理会王耀任性的挣扎。紧紧地抱着。失而复得的友人,依然任性。

 

高大的俄罗斯青年,头一次哭得像个孩子。王耀被他圈在怀里,密不透风的。

 

太久了。他们已经十年没见过对方了。十年能有多久,能有多长呢。伊万已经记不清了。重逢的欢喜萦绕在两人周围。王耀安抚的拍着伊万的后背。伊万的哭声,细微得只有王耀能听见。

 

“乖,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他感知到伊万的颤抖。原本病态的脸也憋出一抹红晕。伊万看着王耀的眼睛,带着异样的执拗。

 

“别哭了,等会眼睛该肿了。”

 

“你也是。”

 

王耀到底比伊万大,没有过度的失态,却依然红了眼睛。

 

伊万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他十二岁,王耀二十二岁。十这个数字如同鸿沟一般横跨在他和王耀之间。终于,伊万再一次跨过了诅咒般的十年,拥住了王耀。

 

“我想你了。”

 

“我也是。”

 

过去的不甘,埋怨,悲痛,皆消散在白桦林久违的浓雾中。

 

“冷么。”伊万握着王耀通红的手。

 

“你握着就不冷了。”

 

篝火的火焰映红了两人的笑。

 

=============书信=============

 

伊万随身的箱子里装满了一封封信。王耀问他写了这么多,写了这么久的信怎么不寄出去。

 

伊万说,我知道总有一天能见到你,到时候再给你看也不迟。他又笑了。

 

信里大多是这十年来零零散散发生的事。有生死离别的悲痛,也有战争胜利的喜悦。王耀想象不出十多岁的孩子能用如此平静的语气叙述着这些悲欢离合。伊万只是低着头,看着王耀。

 

“我一直相信能找到你,除此之外的任何人任何事,我都不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离开。”他顿了顿,才喃喃说下去。“只有你会等我。”他说着说着,眼睛里氤氲着水雾。

 

对么。他小心翼翼的问着

 

对。王耀伸手,在伊万颤抖的脸上轻抚,

 

信的末尾,永远是一大段对王耀的殷切期盼。似乎所做的一切都抵不过王耀的一句回复。可伊万却没有寄出。他将所有的渴望藏匿在心底,等待着爆发的那天。

 

“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

 

“倒是你,长这么高了。”

 

“为了能保护你。”伊万说的意外坚定。

 

王耀想起以前总跟在他身后沉默寡言的小孩。

 

=============歌声=============

 

“王耀,我唱首歌给你。”

 

“不会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吧。”

 

“嗯。”

 

伊万唱了起来,声音带着少年的软糯,以及青年特有的朝气蓬勃。

 

王耀想起当年队里用这首歌告白的小伙子,现在在哪来着。他突然想起那两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人,早已死在几年前的一场战役中。

 

“你怎么哭了,是我唱的太难听了么,对不起。”伊万手忙脚乱的道着歉,却被王耀紧紧的抱住。

 

太好了,你还活着,太好了,我也活着。

 

王耀想起很多人。有的死了。有的活着却跟死了没差。有的断手断脚,有的少了半边脑袋。王耀的腿也被炸过,现在走起路来不明显,仔细看也能看出来。但帮他治腿的那个人就没他的运气了。走出医院的瞬间,就被敌人的炮火炸没了。

 

王耀怕他这次来,得到的又是伊万也没了的的消息。真好,他们都还活着。

 

王耀不会唱歌,他只是依偎在伊万身上,呢喃着念出一封封信。

 

那天星辰,格外璀璨。

 

=============照片=============

 

王耀有张照片,一直放在伊万那里。不过这时候再让伊万还给他似乎有些不太好。

 

但是,那是他唯一一张全家福。他的妹妹。记忆中早已模糊了面容。只有时时出现在梦中的往昔尚能让他忆起那声清脆的呼唤。

 

“哥哥?”

 

他猛地睁开眼睛。又是梦。他整理着情绪。要向伊万索要那张照片么?他不确定了。

 

“伊万,我之前留在你那里的照片还……”

 

“丢了。”伊万打断了王耀的询问,又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逃一般离开了王耀的视线。

 

那张照片,他怎么会丢呢。他的手指在照片上摩挲,王耀的笑脸仿佛还在眼前。

 

接着是在梦里一次次出现的,王耀满脸是血的可怖模样。他抱着照片,蜷缩在床上。

 

照片上的其他人早已被他裁去,只有王耀一个人的身影立在那里。

 

似乎有些污秽粘在照片上。

 

电灯一盏盏熄灭了。带着飘渺的希望,带着殷切的期盼,带着,不可言喻的渴求。湮灭在一轮月色中。

===========================================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1)
热度(24)

© 祁花咎 | Powered by LOFTER